Monthly Archives: October 2008

微笑?奸笑?

岳不羣同左冷禪爭奪五嶽掌門人之位.戰前岳不羣先裝模作樣道:

“刀劍不生眼睛,一動上手,難免死傷, 這話不錯。”轉頭向華山派群弟子道:“華山門下眾人聽著:我和左 師兄是切磋武藝,絕無仇怨,倘若左師兄失手殺了我,或是打得我身 受重傷,乃是激斗之際,不易拿捏分寸,大伙兒不可對左師伯懷恨, 更不可與嵩山門下尋仇生事,壞了我五岳派同門的義氣。”

左冷禪長劍出鞘「聲震山谷」時,岳不羣假惺惺地「將長劍連劍鞘從腰間解下,放在封禪台一角,這才慢慢將劍抽 了出來」

後來他更用華山劍法假裝不敵左冷禪.最緊要關頭時他便施展辟邪劍刺瞎左冷禪雙眼.

岳不羣退到台角,冷眼望著望狂叫的左冷禪,「微笑」.

原來微笑同奸笑是微不可分的!

Advertisements

青蛇


剛剛看完青蛇的小說和徐克拍的戲,發覺愛上了法海這角色.

表面上是正氣凜然,殺妖除魔的和尚,內裏卻是同蛇妖爭風吃醋的同性戀.他用高深的禪理掩飾自己浪子野心,勾引許仙,企圖帶他返大本營金山寺:

許仙在疑惑:
  “那是些什么?”
  “你看,空中下望,盡皆骷髏,夫妻恩愛,情人反目,女人是驚擾世道人心的濁物,眾生都為虛情假意所傷,朝為紅顏,夕已成白骨。——白骨猶彼此攻汗,敲打不絕。”
  “呀”
  “施主掉下凡塵的是什么?是銀子?……越聰明的人,越是‘貪’。你得了色,又要財,是貪;愛了一個,又愛一個,是貪,罪孽深重,阿彌陀佛!”
  只有我才知道真相:人比妖孽更厲害的,是他深謀遠慮。他搶救不到贓物了。
  “讓我考慮一下?”
  “哈哈!沒時間考慮了。你正在鎮江金山寺途上,無法回頭了,我不打算由你。”
  “師傅——”
  許仙的聲音轉弱了。
  這法海扶持許仙。已在騰云駕霧風馳電掣中。他把他捕獵。



女人對你當然是「驚擾世道人心的濁物」,因為你是喜歡男人!不知為何自己卻愛上了這奸角.

太諷刺了.

笑?

不,不微笑了,只會偶然微微奸笑.


朦朦朧朧醒來,窗外落著陣陣愁雨,突然想起柳永八聲甘州裡的:

「對瀟瀟暮雨灑江天,一番洗清秋.」

倒頭欲再睡片刻,卻被窗外雨聲醒,無奈,想起柳永的:

「為伊消得人憔悴.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