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September 2008

「正常」

「你早上喝什麼?」

「茶,濃茶.」

「啊,你能喝正常點的東西嗎?」

無言

「喂!你大學選那科?」

「國際關係,政治.」

「啊,你有想過其它正常科目嗎?」

無言

「你喜歡那一類型的書?」

「詩詞,尤其是曹植的洛神賦.」

「還有其他正常著作嗎?」

夠了,
究竟什麼是「正常」?

Nikolai Ivanovich Bukharin

無意間遇上這幅畫,有強烈感覺.

畫中人是 Nikolai Ivanovich Bukharin ,1938年二月沒有證據下被以“叛國罪”而槍決.絶望,臨死前問:

Koba, why do you need me to die?

(注 Koba 即 Stalin)

畫中鮮艷顏色同淒哀與望形成夢幻,淒然與無奈感覺.尤其左上角鮮綠色一幅,隱隱透出死亡陰森寒氣.

讓我們為Bukharin默默哀悼把.

虛無在虛無著

「虛無意識是對社會停止作出思維上和心靈上的交流,因此有虛無潛意識的人在社會中虛無的境界虛無著.」,教授語重心長說.

「教授,這可是後現代主義香港作家西西和耶魯大學的雅克·德希達所對社會的控訴嗎?」,李同學問.

「李同學,你未免過於偏激了.虛無意識是後現代主義和現代主義的融合發展,所以無所謂控訴不控訴」,教授回答.

「教授,我們會否因此在思維上和心靈上墮落原始形而上學的陷阱嗎?」,熱心的陳同學問.

「不會,虛無如老子的道是包羅萬有的,所以虛無是宇宙的一個總和.」教授答

兩位同學不約而同地「啊」了一聲.

我坐在課室一角,微笑.

現代社會的諷刺


想起老夫子的一段六格漫畫:

前面有個留有長髮的人,老夫子分不清是男或是女,所以便一掌拍下去.啊!原來是男人來的.

對,非常無聊,非常荒謬

但街上常偶短髮人,可惜苦無老夫子神勇,只急步走過察看男或女.驚起,根本弄不清!

罷了,現代社會就是男女不分.

夢佳人

圓臉玉顏,汪汪眼,執手相視微笑.
黯黯夢雲斷,朦朧星夜掛殘月. 

「笑是理智的勝利」- 老舍

情感同理智有絶對的矛盾嗎?

木王星

遙想萬里木王星,古質淳民之風,氣吞星河之勢.奈何星夜淡,一煙彗星銀鬚尾.